美国互联网将迎巨变:保护伞230条款真要没了?-观潮

2020-06-29

美国互联网将迎巨变:保护伞230条款真要没了?|观潮

新浪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矛头直指互联网巨头

“Revoke230!”5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上这样写道。那天他正式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对社交媒体的免责条款作出限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针对Twitter。在那个星期,Twitter连续给他的推文打上了“需要事实核查”以及“颂扬暴力内容”的标签,暴怒的特朗普直接威胁要关了Twitter。

按照美国三权分立体制,总统的行政命令并不能代替正式法律,只能对行政部门的执法提出指导意见。换言之,特朗普的命令只能影响到美国司法部和联邦通讯委员会等监管部门,促使他们对互联网公司制定监管规定,但并不能成为法庭的判罚依据。修改法律则是国会参众两院的职责,行政部门只能提出建议。

当然,这只是特朗普报复的第一步。三个星期过去,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了。美国司法部昨天公布了长达25页的意见书,呼吁美国国会修改1996年《通信规范法》中的第230条款(Section230),限制对互联网公司的免责保护。意见书认为,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的互联网服务行业已经和1996年出台230条款时的状况完全不同,修改互联网公司免责条款的时机已经成熟。

就在同一天,五位共和党参议员共同起草提出了新议案《限制第230免责条款法案》(LimitingSection230ImmunitytoGoodSamaritansAct),提议取消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第230条款下的免责待遇,除非他们保持“善意”运营(GoodFaith)。

这几位参议员都是特朗普的忠实盟友,包括佛罗里达州的卢比奥(MarkRubio)和阿肯色州的科顿(TomCotton)等人。美国媒体Axios报道,他们是在特朗普的直接授意下提出这一议案的。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布莱克本(MarshaBlackburn)更是直接表示,“硅谷自我监管的时代结束了。我们不会再让大型科技公司躲在这一免责条款背后,压制竞争对手或是言论自由。”

主笔议案的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Hawley)声明称,Twitter、Facebook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长期以来借助他们的力量噤声保守派的政治言论,没有给用户提供任何依据。第230条款已经被各个法庭扩大和改写,给了这些科技公司不必担责的言论(审核)权力。国会应该采取行动,确保那些审查和噤声对手言论的不良公司不能享受这一免责待遇。

Twitter和特朗普的对峙,让一条已有24年历史的美国互联网监管基本法再一次成为舆论焦点。这条只有26个单词的法律条文又被称为美国互联网的奠基石。虽然过去几年美国政界一直在讨论这该条文,但此次Twitter和特朗普的对峙无疑是这系列立法行动的直接推力。

到底什么是第230条款?1996年美国《通讯规范法》(CommunicationDecencyAct)的第230条规定,“任何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商或者用户不应被视为另一信息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换言之,这些互联网公司无须为第三方或用户在他们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

为什么会给互联网公司这样一把保护伞?1995年最初起草这一法案的时候,美国互联网行业才刚起步,微软推出IE浏览器对Netscape宣战,亚马逊和雅虎刚满一岁,谷歌两位创始人刚刚在斯坦福校园相遇。一些国会参议员开始注意到互联网上出现的各种色情内容,提出了《通讯规范法》以规范互联网,作为《联邦通信法》的修正法案。

根据最初的参议院版本,如果有意在网站上向青少年展示淫秽等不适宜内容,网络运营商将面临巨额罚款甚至是监禁惩罚。显然,这是把互联网平台当成电视和电台等传统媒体来对待。如果这一监管法案通过,那么刚刚兴起的互联网公司必须为自己平台上出现的第三方内容承担责任;他们必须对网络内容进行严格审查,否则就可能面临各种诉讼和惩罚。这意味着新兴的互联网行业发展将受到极大制约。

1995年的一起诉讼案也刺激到了新兴互联网行业和言论自由维权团体。一名匿名用户在互联网公告板Prodigy上指控华尔街券商StrattonOakmont欺诈,后者随即以诽谤罪将Prodigy告上了法庭。纽约法官在判罚时将互联网平台视同于出版商,认定Prodigy需要为第三方用户在自己平台的言论承担责任。(实际上,这家券商也的确是骗子,他们创始人贝尔福特(JordanBelfort)就是电影《华尔街之狼》的男主角原型。)

对网络监管法案感到高度紧张的言论自由维权团体和互联网行业联合起来,成功游说了加州和俄勒冈州的两位联邦众议员,在他们起草的众议院互联网监管法案《互联网自由和家庭赋权法案》(InternetFreedomandFamilyEmpowermentAct)中加入了好人豁免条款(GoodSamaritian),授权互联网公司自己管理网络平台,这就是230条款的由来。最终两院的法案融合在一起,成为了1996年的《通讯规范法》。

是时候修改了吗?

230条款其实包括两层意思:互联网公司无须为平台上的第三方信息负责,互联网公司无须为他们善意删除平台内容的行为负责。这一条款的本意是促使互联网公司主动去自我监督,净化网络环境,避免尚在起步阶段的他们遭受源源不断的诉讼的打击。虽然美国最高法院在后续诉讼中以“违反言论自由”为由否决了《通讯规范法》的大部分反色情条文,但这第230条款却一直保存至今,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最大保护伞。

这条只有短短26个英文单词的法律条文,给美国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创造了宽容的监管环境,更为社交媒体的随后兴起铺平了道路。在过去的24年时间里,这条法律条文一次次地给互联网公司保驾护航,在诸多诽谤和欺诈相关诉讼中全身而退。此外,互联网公司也得以完全按照自身规则来删除他们认为不妥的内容和账号,免受用户的诉讼。硅谷圣克拉拉大学法学教授戈德曼(EricGoldman)甚至认为,230条款造就了现代互联网。

上周美国的一起焦点诉讼案,就是第230条款免责保护的最好范例。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努恩斯(DevinNunes)起诉几个匿名Twitter用户诽谤,连带起诉Twitter要求交出匿名账号的真实身份。联邦法官援引第230条款拒绝了努恩斯的要求。尽管努恩斯的律师搬出了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但联邦法官明确表示,总统行政命令改变不了现有法律。在国会修改法律之前,Twitter依然享有免责待遇。

在扶持保护互联网行业壮大之后,这条免责条款也在不断遭受批评。过去几年时间里,无论是Facebook和Twitter等大互联网平台,还是4Chan和Gab等小互联网平台,都充斥着大量的仇恨言论、虚假信息、阴谋论等不当内容,甚至有恐怖分子在社交平台上预告和直播枪击案件。这些极端内容让社交媒体承受着比以往更大的监管压力。

以被称为“保守派Twitter”的社交媒体Gab为例,这里聚集了大批主张“言论自由”的右翼保守派人士,其中不乏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网站上更是充斥着赤裸的种族言论和阴谋论。2018年宾夕法尼亚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案导致11人死亡,46岁的白人凶手长期活跃在Gab上抨击犹太人,甚至在这里预告了自己的枪击行动。但当宾州检察官宣布要对Gab展开调查时,Gab则直接以230条款来回击检察官。

不过,打击贩卖人口性犯罪等犯罪内容并不属于230条款的免责范围之内。过去两年时间,美国国会已经就230条款进行了多次听证讨论。2018年通过的《打击性贩卖行为法》打开了缺口,这条法律明确规定互联网公司有责任举报和移除网络平台上的性贩卖(贩卖人口用于性剥削),否则会面临相关法律的处罚。

取消免责只会适得其反

共和党参议员和司法部修改230免责条款的计划立即遭到了互联网公司们的强烈反对。Twitter表示,取消保护只会威胁到网络言论和互联网自由的未来。Facebook发言人称,“特朗普政府认为我们审核了太多内容,民主党和人权机构又说我们做得不够。230条款的存在让我们可以专注于最重要的事情:打击有害内容以及保护政治言论。”

美国独立互联网行业研究机构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ITIF)副总裁卡斯特罗(DanielCastro)通过邮件向新浪科技发表声明称,社交媒体公司为许多不同政治立场的用户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平台,有必要采取内容审核措施,以限制虚假信息、仇恨言论和其他令人反感内容。但这一法案会让社交媒体服务面临一大波诉讼,会严重损害他们有效审核自己平台的能力和意愿。

卡斯特罗解释说,虽然这一法案不太可能获得广泛支持,但这却是又一次对互联网公司的胁迫,威胁破坏互联网经济的法律根基——中间责任保护条款,从而阻止他们采取公平合理的网络内容审核政策。互联网改革的话题有待争论,但这种改革应该专注于减少非法行动,而不是限制合法言论。

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的平台监管项目组负责人凯勒(DaphneKeller)认为,特朗普政府此举只会严重限制平台审核内容以及快速响应新出现问题的能力。科技行业维权机构NetChoice的副总裁萨博(CarlSzabo)表示,这是特朗普政府对科技行业的一次协调攻击,他们意在绕过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

如果没有230条款的保护会怎样?互联网公司将面临无尽的诉讼。如果几位参议员的法案版本得以通过,网络用户可以直接起诉或者集体诉讼,每名用户可以索赔5000美元加上律师费。或者为了避免遭受诉讼,互联网公司会大幅收紧言论审核标准,删除自己平台所有可能引发争议的言论。无论哪种结果,都会直接损害到互联网的发展。

不过,美国互联网巨头们并不会轻易放弃。每次试图修改第230条款的举动都会遭到互联网公司和网络维权机构的坚决抵制。如今的互联网已经是美国实力最为雄厚的行业,谷歌、Facebook等巨头每年都会投入上千万美元进行国会游说,他们也有自己强大的政治影响力。

两派都对互联网不满

虽然这次修改230免责条款主要是保守派政治力量在推动,但自由派同样主张对互联网行业施加压力,同样多次用取消230条款来威慑互联网公司。尽管目前美国社会两派斗争激烈,但他们在互联网行业上却有着奇怪的共识:目前的互联网存在着诸多问题,确实应该管一管。

两派对社交媒体都有着强烈不满,但却是因为完全不同的原因:保守派指责Twitter和Facebook长期打压保守派的声音,删帖销号的“执法标准”完全偏向自由派;但自由派则认为这些社交媒体做得远远不够,他们长期放任平台上的虚假信息传播,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有害信息。

举例来说,Twitter给特朗普推文打标签之后,立即成为了共和党“打压言论自由”的攻击对象,而民主党则认为Twitter的内容审核标准还应该更加彻底。Facebook不愿对特朗普争议推文采取行动,扎克伯格因此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和政治压力。自由派一直认为Facebook要为2016年特朗普的意外当选负有责任,当时Facebook对关于希拉里和民主党的各种虚假信息不管不顾。

值得注意的是,在共和党参议员提出的议案和司法部的建议书中,都没有明确要求完全取消互联网公司的免责保护,而是以“表现良好”作为绑定要求。何为善意?这无疑是一个利益和立场决定的主观标准。按照共和党议员的草案,互联网公司不得在执行服务条款时歧视对待用户。

那么如果Twitter未来继续删除保守派的争议言论,给特朗普的争议推文打上标签,那么按照共和党议员的理解,这会被认为Twitter是在打压保守派的言论自由,他们就不认为Twitter有资格享受免责条款。但在最初230条制定的时候,并没有要求互联网公司必须在政治立场上保持中立。美国宪法的言论自由修正案的约束对象是政府公权力,而不是私人商业公司。

实际上,提交议案的共和党参议员霍利去年也曾经提过类似法案,要求美国用户数超过3000万人或者全球用户数超过3亿人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必须保持政治中立,才能享受到230条款的保护。按照他的设想,互联网公司是否保持内容审核中立的权力应该交给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来评估。但即便是美国保守派媒体《NationalReview》评论员弗兰奇(DavidFrench)也认为,这一标准的实施无疑会和政府不得干预言论自由的宪法修正案直接冲突。

民主党态度是关键

鉴于目前共和党占据着参议院优势地位,几位共和党议员在特朗普授意下提出的这部法案,通过参议院或许没有太大难度,但随后是否会在众议院顺利通过,则完全取决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的态度。一部法案只有两院达成完全一致并且双双通过,才能送交总统签字正式成为法律。

民主党国会领袖佩洛西去年曾经多次警告,230免责条款本意是扶持科技公司成长的一个礼物,但他们应该有更大的社会责任感,否则这一条款也可能被取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今年1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更是明确表示,230条款给了Facebook这些社交平台一把保护伞,他们不应该享受免受诉讼的待遇。

就在本周,佩洛西还在抨击谷歌和Facebook利用虚假信息和煽动性言论获取流量从中受益。佩洛西呼吁国会立法者、科技公司员工、广告商和社会公众共同努力,施压社交媒体停止传播虚假和危险信息。“我们必须向社交媒体高管们传递一个明确信息:你们要对此负责。”

从目前的态度来看,来自硅谷旧金山的佩洛西虽然不满互联网公司目前的状况,但也不至于赞同特朗普阵营这一政治目的明显的立法举动。毕竟在特朗普威胁报复Twitter之后,佩洛西曾经公开谴责过这种行为。即便众议院出台修改230条款的议案,也会和参议院共和党人的版本有着显著差别,可能会加入要求删除虚假信息的硬性规定,而不会将政治中立性评估包括在内。毕竟,美国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是倾向于自由派的价值观。

显然,两党都把“取消230免责条款”用作威胁施压互联网公司的手段,就像是悬在他们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只不过,两派对互联网公司有着完全不同的期待和标准。距离今年大选还有四个半月时间,很大可能性会出现争议事件和言论,互联网公司很难做到让两派都同时满意。就在今天,Facebook删除了特朗普阵营投放的一个政治广告,因为其中出现了一个纳粹时期的符号。

不过,未来230条款的进一步修订显然是不可避免的。继2018年立法规定互联网公司对性交易和贩卖人口的内容不免责之后,未来美国国会可能会进一步制定关于恐怖主义、侵犯人权等方面言论的法律,要求互联网公司对这些有害内容承担更大的责任。

无论今年大选结果如何,社交媒体的狂野西部时代结束了。(责任编辑:王荣智)看全文

【上一篇】: 【下一篇】: